從“揚州衞三幫”檔案裏看清代漕運

2020-11-26 14:43:53來源:泰州日報

  漕運在古代經濟生活中發揮了重要作用,漕運檔案是對這一重要經濟活動的記錄。泰州市博物館藏有一部分揚州衞三幫遺留下來的漕運檔案。這批檔案內容詳實,涉及當時社會生活多個方面,記載了清中後期揚泰地區的漕運狀況,具有重要的史料和文獻價值。

  該批檔案記載時間從嘉慶至同治年間,在時間上具有延續性。在範圍上主要是三幫漕運的運區:泰州、興化、鹽城、南通。從政令施發層面上來看,是漕運機構的基層機構—衞所。該批檔案對三幫運區的賦税、水利、文化、城市建設、社會生活等各方面有着可靠記載,甚至自然災害和氣候變化都有所提及。它不僅是三幫運區的一部簡明史,也為研究地方歷史提供了詳實依據,對清代漕運和泰州方誌等文獻記載缺失進行了有益補充。

  “漕糧歲輸天庾為國家惟正之供”。漕糧是指經由運河漕運至京師的税糧,供皇室成員和在京官員食用,並適當準備以充當遇有災荒時應急之需。所以,歷代政府極為重視。

  清代沿用明制,繼續實行漕運制,並制定了一套完備的漕運體系。户部在通州設有坐糧道,於淮安設有漕運總督。在有漕之省設立督糧道,府下設衞、衞下設幫、幫下設所。在江蘇還設有江淮總運淮安軍捕分府、江淮總運江寧江防船政府、揚州府督糧分府等衙門。另外,有漕之省的總督、巡撫、知府、知縣等都有管理、監督漕運的責任。有如此多的漕運管理機構,故往來文書眾多。

  揚州衞三幫漕運檔案是在泰州市博物館成立之後,由泰州本地的一位收藏者捐獻的。直到上世紀80年代,中國人民大學檔案系教授、第一歷史檔案館專家和日本學者濱島先生閲覽後,認為這批檔案具有珍貴史料價值。這批漕運檔案才得到重視,並由朱士石老先生整理。

  經朱士石老先生整理,按內容分為八類,即:1.漕運管理;2.漕糧受兑;3.幫船造行;4.旗丁僉選;5.銀錢收付;6.認保冊結;7.漕運案件;8.其他雜件。在朱士石老先生整理的基礎上,博物館工作人員對這批檔案進行了重新整理。

  檔案數量共計700多件/套,歷嘉慶、道光、咸豐、同治四朝,自嘉慶四年(1799)至同治五年(1866)。其中,咸豐朝和同治朝數量最少。原因是咸豐朝由於太平天國運動,河道阻隔,漕運一度停滯;而到同治朝時漕運基本停廢,海運代之;道光朝數量最多,達500多件/套。從檔案所載內容來看,嘉慶時期的漕運問題突顯,到道光朝問題更加嚴重,所以往來文書頻繁。從縱向來看,漕運管理、漕糧受兑、旗丁僉選、漕運案件的檔案數量最多。從文書格式來看有札、移文、諭、奏摺、照會、憲牌、票、呈、稟等。還有一些信結憑證,如:認結、印結、領狀、切結、保結、排單、信牌等。

  明清時期,泰州地區為漕糧的重要徵糧地。據《萬曆泰州志》記載,明代在泰州設泰州所,兼顧戍守、屯耕和漕糧運輸。到清代,漕糧實行官兑官運,衞所的戍守職能弱化,側重於漕糧的兑運。泰州所屬揚州衞三幫。

  據《道光泰州志》記載,揚州衞三幫設駐於泰州,設千總衙門,有千總兩名,輪流押運漕糧。雍正四年,清查額船96只,屯丁960人,為當時漕運第一大幫,其中泰州所擁有額船34只。每船有旗丁(正丁)、副丁、舵役、頭工各一人,水手6人,共10人。一所有一伍丁,為一所之領袖,負責承辦公事。旗丁來源於軍屯中的軍兵,為一船之主。揚州衞三幫運區共4所,分別為泰州所、興化所、鹽城所、通州所(南通)。漕糧的受兑、運輸主要是這4所區域內漕糧,有時也會有小變動。例如:嘉慶二十五年,曾代徵兑高郵、甘泉、東台、寶應之漕米。

  詳載旗丁僉選

  和漕船修造等

  每年漕糧起運之前,首先要對旗丁進行僉選,檔案中有多處提及並且明確了僉選的標準。被選者要家境殷實,老成諳練,不準貧疲、青皮、土匪混入。最主要的僉選標準是家境殷實,因旗丁工作不僅辛苦,且在押運過程中各種費用繁多,補俸根本不夠。一趟漕糧押運下來,大多數旗丁是賺不到錢的。正因這樣,會出現一些人找人替自己押運的情況。

  如嘉慶十五年,旗丁隨船到北,嚴禁安坐私家,任聽舵丁、包丁代運。嘉慶十八年,還出現了旗丁童南溟交卸後告假回南收取屯租的情況,按例旗丁應隨船南迴。僉選旗丁,要對其籍貫、年貌、家境等造冊上報待審核。舵役、頭工、水手是通過僱募而來,成分複雜,要求很嚴,不但要根據年貌、籍貫、箕斗、住址等造冊上報,還要具有互保切結,以此確保漕運正常運行。

  每年在新漕開兑前,漕務衙門會催促修船、造船之事。漕船是漕運的運輸工具,各幫對漕船修造十分重視。據《欽定户部漕運全書》記載,康熙二十年,揚州衞漕船赴清江、江寧等廠製造,雍正二年規定各幫自行成造。各幫有造船之丁,選擇高敞近河之處,設廠造船。造船經費由政府和旗丁分擔,《欽定户部漕運全書》記載,每造一船政府發給料價為銀283兩,其餘都要旗丁來負擔,且政府補給料價後來不斷減少。

  道光十六年,揚州衞三幫新船造價為832兩銀子,政府領料價銀208兩。旗丁承擔的這部分造船費用大多是通過借貸或族户捐貼才能完成。造船材料有嚴格要求,木材須精選樟、桂木,不許攙用舊料,不準板薄釘稀。

  每隻漕船的載重要在700石以上,吃水不得超過三尺八寸。對於所造船隻尺寸有嚴格要求,嚴禁私自加寬、加長。每造一船大約需要40天,船造好後,開造確冊。該幫加具印結,同開工日期具文報府,以備驗查。

  《欽定户部漕運全書》載,每年所造新船數量為本幫所擁有漕船數量的十分之一,諮部請造。而各幫造新船的數量主要根據本幫具體情況而定。如道光三年,揚州衞三幫造新船5只。道光十九年,造新船15只,命造丁袁振同等開造。上年漕船回空後也要進行修驗、刷漆一次。每隻船有過九運或十運之後才能報廢重造。

  漕船冬兑冬開

  沿途均有查驗

  新漕開兑,漕糧總督頒發全單,糧道頒發號單,開明船米數目,刊定贈耗若干,分發各州縣。領運千總督催各所船丁,根據督糧道漕糧派單,赴各州縣受兑。

  清政府為減少漕務諸弊端,採取收糧迅速、加重州縣收漕的責任、簡化收漕糧手續等措施。嘉慶、道光時期,受兑方式根據實際情況略有不同。

  方式一:各地州縣根據本州縣税糧的數量進行徵收,存儲於州縣倉庫。收好之後星飛馳報揚州衞三幫受兑日期並樣米,以憑親詣倉檢驗,如東台縣、如皋縣。衞所船隻根據上報日期前往受兑幹潔好米,受兑完畢,旗丁與該州縣簽訂印結。

  方式二:州縣運漕糧到泰州交兑。如嘉慶二十年,如皋縣漕糧就是赴泰州碼頭進倉。但這種方式的弊端會使泰州糧倉爆倉,如道光十六年,泰州糧倉爆倉後,不得不租用民房來存儲漕糧。道光三十年,如皋縣漕糧收好後,僱募民船裝運泰州,則一律堆棧侯兑。

  檔案記載,每次幫船開行前,糧道督率幫會同地方文武官搜查一次。同時,上報本幫各項冊結,如丁舵人等的花名冊、受兑米色、各船艙口米數等等。然後,星飛呈報,以備沿途查驗。

  漕船受兑時間和開行時間也有明確規定。揚州衞三幫要求冬兑冬開,船隻必須在十二月底前到淮安接受盤驗。如遇特殊情況,抵淮安日期可延後一個月。例如:乾隆三年,因淮揚一帶挑浚運河,題準江北幫船限一月內過淮。由於天氣原因,運途會遇到阻滯,如干旱天氣導致水淺,地方政府會組織剝船轉運;閘口水淺會築壩蓄水,抬高水位,組織拉夫,拖拉過壩。道光十六年,泰州河道結冰嚴重,西鎖咀河道凍阻,地方政府組織軍民敲打冰凌前行。

  檔案顯示,漕船路遇阻滯或者等待渡黃時,要督令丁舵多用氣筒,不時開倉風曬,毋使稍有黴變。幫船航行途經州、縣、衞時,要在專印冊子上,填寫出入境時間,字跡要清楚,不得塗改。回空幫船也是如此。

  道光二十八年的“水程清冊”記載:六月初九日回空,十三日午時出境,十月二十三日入泰州境,途中日期四個月零十四天,途經53個州、縣、衞。揚州衞三幫回空船隻,興化所船隻停靠高郵,其餘船隻分別停靠在泰州城南、北水關。道光二十八年,運船92只,高郵管興化所5只,十月二十五日歸碼頭,其餘應歸泰州城的南、北水關。停靠泰州之後,泰州地方政府會前往查明回空漕船,取具地保收管存查,然後出具印結。至此,這一趟的漕運活動結束。

  嘉慶年間夾帶私鹽

  現象嚴重

  舵工、頭役、水手等在漕運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,同時也是漕運中的不穩定因素。

  清政府為確保漕運安全、正常運行,採取多種措施對他們加強管理。除所有舵丁都具有任狀及互保切結,還做出了許多限制,並以告示方式掛於起運各船頭,使得舵丁、水手全部知曉、敬畏。

  檔案顯示,當時規定船隻不得毀壞或沉溺,否則舵丁要賠償,重者還要枷責。道光二十七年,一名叫石致和的旗丁在船上生火做飯,突起大風,導致船着火沉溺。旗丁石致和被記過一次,責令賠造。同時還規定,不準兵丁在船酗酒、賭博、沿途夜間登岸滋事。不準奉羅祖教,供奉神像。不準窩藏壞人、不準帶家屬上船。為防止他人混入,各幫要根據各漕省規定的顏色和樣式,製造腰牌,發給舵丁人等懸掛,加以區別。不準私藏武器、火藥,不準販賣、吸食鴉片,不準私自攬貨。

  當時,政府規定漕船回空時,可在沿途購買一定數量的土特產帶回販賣,以增補收入。沿途關口都會查驗所帶土宜的數量,如果多於政府規定的數量,多出來的部分要徵税。檔案記載,道光十一年時,每船準帶土宜一百五十石。但實際操作中,漕運途中的舵丁往往會私自攬貨,以增加收入。攬貨內容繁雜多樣,甚至在道光十三年,漕船被查出運送靈柩四具。

  關於夾帶私鹽,清政府非常重視,在道光朝之前嚴令禁止。嘉慶十五年的揚州衞三幫檔案記載,由於漕船夾帶私鹽,致使江淮鹽引滯銷。這説明,這一時期漕船夾帶私鹽情況比較嚴重。回空幫船夾帶私鹽,為江廣安徽為最甚。道光二十二年,官府對夾帶鹽斤兩的限制有了變化,回空船隻行抵達產鹽處,每船可準買食鹽四十斤,此外一顆粒鹽也不準上船,如敢故意違反,一經查出,一概入官。

  各項費用開支

  均有詳細記載

  這批檔案中還記載了揚州衞三幫丁舵人等的口糧和耗費各項。

  當時,丁舵人等的食米標準是每人每天兩升,每船可支食米60石。如嘉慶二十五年,分揚州衞三幫泰州所額運船34只,每船應支現運月糧米60石。為防止水淺起剝、結冰阻滯,遷延時日,每船可多買米30石,以備不虞。根據規定,漕米和食米的倉口必須明確分開,漕米倉貼有封條,非檢查時不得開啓。

  在漕運過程中,運費各項名目繁多,如折糧銀(指將原本應按額徵收的糧食,摺合成銀兩等,也稱折色銀)、車伕銀、貼役路費銀、進倉腳價銀、給丁蘆蓆銀、漕贈銀、起剝銀、拉夫銀、備料及淺船銀等等。漕糧經費章程規定,受兑正、耗漕糧時,政府每石補貼銀5錢。為保證一船的足夠開支,船上的支出項目都有明確規定,支出明細要清楚,及時奏報。

  如嘉慶二十年檔案記載:“楊村起剝,剝價錢二百五十二千文,油艌錢八十四千文,共計三百三十六千文。”道光十四年,揚州衞三幫鹽城所兑運泰州漕糧旗丁潘桂昌等10名,每名應支行月糧、正緩漕負重、曬颺米價、三修等錢共四十五兩八錢九分三釐。

  除上述一些運項經費外,這批檔案資料對於一些更細小的費用開支項目也有記載,如道光十年,揚州衞三幫規定的項目有皇賞、神福、柴火、柴草、麻纜、草繩、席片、篙子、毛竹、犁橛、榔頭、笆斗、小菜、茶葉、香燭、紙馬、鞭炮、牛燭、石灰等30多種,共計錢115000文。其他,還有守歲錢、小心錢、相幫錢、平安錢、打差錢等等,共計錢13950文。